首頁 » 楊過力量不及法王,為何能擊落法王的金輪?答案藏在《俠客行》中

楊過力量不及法王,為何能擊落法王的金輪?答案藏在《俠客行》中
2021/09/26
2021/09/26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文學作品中的主角們身上都難免會被賦予「主角光環」,而這四個字是有些被妖魔化了,尤其是以武俠故事來看,若主角沒有各種奇遇,沒有將各路神功集于一身,在那充斥著腥風血雨的武林中怕是活不過三集,那還怎麼將故事繼續說下去?顯然適當的主角光環是可以被接受的,前提是能夠自圓其說。

(楊過劇照)

然而《神雕俠侶》一書中那楊過擊敗金輪法王似乎就有些不合理,且不說最後關頭黯然神傷,繼而使出黯然銷魂掌絕地反殺法王,就說楊過力量明顯不如法王,為何能夠擊落法王的金輪,這事似乎就缺乏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深挖書中細節,其實也是合理的。

一、楊過的力量

楊過的力量如何?相對于普通人而言,那自然是十分強悍的,但在面對頂尖高手時,又算什麼水準?

其實自楊過開始用玄鐵重劍時起,他的力量就已經是遠非常人所能相比了,你且看他提升內力與力量的方式便懂。

原著道:「 春去秋來,歲月如流,楊過日日在海潮之中練劍,日夕如是,寒暑不間。木劍擊刺之聲越練越響,到後來竟有轟轟之聲,響了數月,劍聲卻漸漸輕了,終于寂然無聲。又練數月,劍聲複又漸響,自此從輕而響,從響轉輕,反復七次,終于欲輕則輕,欲響則響,練到這地步時,屈指算來在海邊已有六年了。

他在海邊練劍數年,連木劍都已經達到能夠對抗海潮的地步,且不知此處的浪有多大,楊過此時的力量具體有多強不可考,但一定不弱。

而練成後的效果便是神雕也抵擋不住:「 這時候楊過手仗木劍,在海潮中迎波擊刺,劍上所發勁風已可與撲面巨浪相拒,神雕縱然力道驚人,也已擋不住他木劍的三招兩式。

別小看了這評價,神雕在書中可是堪比頂尖高手的存在,比如它在襄陽大戰時扇動幾下翅膀便將敵軍的箭雨拍落。

(周伯通劇照)

原著道:「 神雕當先開路,雙翅鼓風,將射來的弩箭吹得歪歪斜斜,縱然中在身上,也已無力。

若以五絕高手來對比,那黃藥師和周伯通也先後評價過楊過的力量極大。

先看黃藥師:「老弟這一路掌法,以 力道的雄勁而論,當世唯小婿郭靖的降龍十八掌可以比擬。老夫的桃華落英掌法便輸卻一籌了。」

黃藥師的武功雖高,卻不是強在剛猛,而在于變化多端,所以他力量不及楊過倒也合理。

周伯通也同樣不是以力量見長,所以書中有這般描述:「老頑童那七十二路空明拳堪堪打完,他雖在招數上占了便宜, 但以勁力而論,卻總不及楊過在海潮中練出來的洶湧奔騰、無窮無盡之勢。

(黃藥師劇照)

很明顯,在五絕之中,怕是只有正處于壯年的郭靖的力量能與楊過相比了。

二、金輪法王的十龍十象之力

都說《天龍八部》中的某些設定超出武俠范疇,直逼魔幻的境界,其實《神雕俠侶》中那金輪法王的力量也同樣離譜。

在「十六年後」的劇情部分,金輪法王已是將龍象般若功練到了第十層,此時的他已具備十龍十象之力,大象可是以噸論眾的,十頭大象的重量可想而知,至于龍,那玩意有多重就不可考了,所以金輪法王這力量的確只能用「無可估量」來形容。

書中他神功練成之後,與幾位五絕級別的高手交手,就令對方感到難以招架。

比如周伯通的反應:「周伯通已覺出對方勁力大得異乎尋常,確為從所未遇。他生性好武,只要知道誰有一技之長,便要纏著過招較量,一生大戰小鬥,不知會過多少江湖好手, 但如國師所發這般巨力,卻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金輪法王劇照)

周伯通在此前是與楊過交手過的,縱然楊過有對抗海潮之力,但法王的力量還是讓周伯通給出了「聞所未聞」的評價,已足夠證明法王力量強于楊過。

也正因為如此,楊過在襄陽大戰時擊落法王的金輪就顯得有些不可思議了,這難道是劇情漏洞?

三、《俠客行》中的高手解惑

先看《神雕俠侶》書末襄陽大戰時楊過的神奇操作。

原著道:「眼見他雙輪砸至,竟不避讓,長劍抖動,有心要試一試他的真力。剎時劍輪相觸,聲若龍吟。 兩股巨力再度相抗,喀的一響,楊過的長劍斷成數截,國師的雙輪也自拿捏不住,脫手飛出。

楊過的劍是斷了,而金輪法王則是兵器直接脫手,從這裡來看,儘管楊過兵器斷了,但他的劍仍在手中,似乎是他強于金輪法王一籌,所以有人覺得這設定不合理。

但《俠客行》中有兩位高手也有類似的交手經歷,而他們就解釋過兵器斷裂和兵器脫手的雙方的強弱關係,那二人便是白自在和愚茶道長。

(白自在劇照)

原著道:「一眼便見白自在手持木劍,在和一位童顏鶴髮的老道鬥劍。兩人劍法似乎都甚鈍拙,但雙劍上發出嗤嗤聲響,乃是各以上乘內力注入了劍招之中。 只聽得呼的一聲大響,白自在手中木劍脫手飛出,那老道手中的木劍卻也斷為兩截。兩人同時退開兩步。那老道微微一笑,說道:「 威德先生,你天授神力,老道甘拜下風。然而咱們比的是劍法,可不是比內力。」白自在道:「愚茶道長,你劍法比我高明,我是佩服的。但這是你武當派世傳的武學,卻不是石壁上劍法的本意。」愚茶道人斂起笑容,點了點頭。」

等于說兵器脫手的一方仍是力量更大一些,而兵器斷裂的一方則是技法方面略佔優勢。

所以當年楊過在力量不及金輪法王的前提下將金輪法王的兵器擊落並非劇情漏洞,也不是主角光環,而是符合金庸武俠體系的設定。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