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亂侃系列】蕭峰走後,虛竹性情大變、危害武林,段譽臨危受命吸幹掃地僧

【亂侃系列】蕭峰走後,虛竹性情大變、危害武林,段譽臨危受命吸幹掃地僧
2021/09/13
2021/09/13
 

@武俠范兒 解讀金庸,胡言不亂語 提示:所有【武俠范兒】文章只是單純娛樂,可能會有邏輯漏洞,請勿認真對待

文/天空之城團隊

 

親眼目睹蕭峰倒在了雁門關,耶律洪基不禁感慨萬千:曾和我結拜過的蕭峰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千方百計阻止遼國對宋國發動戰事,是為了功名還是為了利祿?說他貪圖榮華富貴,我遼國南院大王的官職豈非宋國所能相提並論?他又為何視如糞土,非要倒在這裡?

耶律洪基搖了搖頭,微微苦笑,最後仰天長歎,帶著遼國十萬兵馬緩緩退出了雁門關。正如耶律洪基所承諾的那樣,只要他還有一口氣,遼國兵馬就不會踏入中原一步。

此時的中原恢復了往日的和平與寧靜,段譽和虛竹在短暫相聚之後終于分道揚鑣,一個回了大理繼承王位,一個帶著夢姑走上了縹緲峰。

數年之後,段譽早已是一國之君,他勵精圖治、勤于政事,力圖將大理打造成一個富有安定的國度。西域的縹緲峰卻有一番不一樣的風景。原來,虛竹成為靈鷲宮宮主之後性情大變。這幾年內,不僅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島島主對虛竹狂拍馬屁、吹捧上天,就連夢姑也施展嫵媚之術,將虛竹迷得神魂顛倒、夜夜笙歌。

虛竹原本是一個心地善良之輩,他忠厚老實、富有愛心,可當年在天山童姥的詭計之下,虛竹接連破戒。虛竹在蓄了頭髮還俗之後,已有「破罐子破摔」的心態。加之他從小在寺廟長大,對于外面的花花世界一竅不通。于是當他進了靈鷲宮接觸了這些新鮮刺激之事後,虛竹很快樂此不疲、深陷其中,每天過著醉生夢ㄙˇ的奢華生活。久而久之,虛竹慢慢有了心魔作崇,不僅對夢姑百依百順,內心深處也蓄積了不少狂躁戾氣。

一日,夢姑接到西夏國的飛鴿傳書,原來西夏國國王打算對北宋發起戰/事,他知道自己的女婿虛竹武功蓋世,又在縹緲峰割據一方、勢力頗大。西夏國國王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讓虛竹聯合大理,一起配合西夏國夾攻北宋。

當夢姑將信中所言告訴虛竹之後,虛竹不僅沒有表現得震驚,反而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夢姑會心一笑,此時的虛竹早就野心勃勃,妄圖憑藉自己的武功和靈鷲宮的勢力開疆拓土、稱王稱霸。

第二日一大早虛竹就帶著夢姑趕往了大理,虛竹天真地認為,自己和段譽義結金蘭,由自己親自出面,定能讓西夏和大理結成同盟共伐北宋。

讓虛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宣仁帝段譽義正言辭地拒絕了虛竹的提議。段譽認為,此時的大理在他多年的治理之下改觀很大,甚至有了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好現象。若大理聯合西夏對北宋發起圍剿之勢,大理百姓必當遭受戰/火的波及,陷入水深火熱之境。

段譽甚至還妄圖說服虛竹,畢竟虛竹從小在中原長大,若對中原武林發動戰/爭,眼睜睜看著中原百姓流離失所,心不會痛嗎?

這些忠言逆耳,虛竹哪裡聽得進去。眼見段譽嚴詞厲色拒絕了聯盟之事,虛竹不禁勃然大怒。兩兄弟你一句我一句竟然到了怒目相向、劍拔弩張的地步。

一個說「什麼生ㄙˇ兄弟,不過是狐朋狗友罷了」,另一個說「一將功成萬骨枯」。不善言辭的虛竹哪裡辯得過段譽,段譽自小飽讀四書五經,暴怒之下的他將虛竹罵了個狗血淋頭。虛竹盛怒之下按捺不住,最終二人在王宮內大打出手。

段譽的六脈神劍雖強,當年在江湖也吸了不少高手的內力,然而段譽原本就不愛練武,加上近幾年日理萬機更沒有時間沉澱武學。反觀虛竹,他在靈鷲宮雖然夜夜笙歌,可一有空當他就到靈鷲宮石洞裡去參悟石壁上的高深武學。

常言道: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此一進一退之下,勝負立分——段譽被虛竹用天山六陽掌打中肩頭,跌落在地的他口吐鮮血,顯然是受傷不輕。虛竹見狀之後沒有繼續乘勝追擊,他知道,段譽一ㄙˇ,聯盟事宜更是遙遙無期。其次,自己畢竟和段譽有過義結金蘭之情。于是虛竹朗聲道:「念在兄弟一場的份上,這一次饒了你。7日之後我會再來,若仍然不同意聯盟,那麼七天之後就是你的葬身之日!」

虛竹走後,段譽陷入了沉思。此時的虛竹今非昔比,就算糾集上萬兵馬,他也能如入無人之境。突然段譽靈光一閃,他想到了少林寺的掃地僧。放眼天下,如今唯有掃地僧才是虛竹的對手。事不宜遲,段譽不顧有傷在身,帶著眾侍衛連夜趕往少林寺。

掃地僧聽完段譽的闡述之後,雙手合十道了聲:「阿彌陀佛。」原來,掃地僧就是當年急流勇退的逍遙子,他為了一個誓言從此皈依佛門,再也不會踏出少林寺,更不會為了紛爭拋頭露臉。

掃地僧不假思索就拒絕了段譽的請求,就在段譽一籌莫展之時,掃地僧忽地伸出右手,于電光火石之間抓住了段譽的大拇指。段譽還沒反應過來,掃地僧就將段譽的大拇指按在了自己的丹田之處。

只聽「砰」一聲巨響,段譽只覺渾身上下仿佛有無數電流穿過,掃地僧源源不絕的內力猶如潮水一般湧進段譽體內。由于掃地僧內力實在渾厚,段譽足足吸了一個時辰才將掃地僧吸幹。

望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掃地僧,段譽終于恍然大悟:掃地僧為了讓自己擊敗虛竹,竟捨棄了自己的生命。隨著掃地僧面帶微笑地閉上了雙眼,段譽再也按捺不住,眼中兩道清淚頓時奔湧而出。

七天后,虛竹如期而至。在簽了生ㄙˇ狀之後,段譽和虛竹再也不是當年的生ㄙˇ兄弟了。二人都知道今日一戰不是你ㄙˇ就是我亡,于是都運起十成功力,將體內的北冥神功燃燒到最高境界。

只聽「轟」一聲巨響,段譽和虛竹正面對了一招,一股勁烈的罡風撲面而來,在場的觀戰者都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驚呼。待煙塵散去之後,只見段譽、虛竹都緊閉雙眼,一起倒在了血泊之中。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