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庸筆下有一傻瓜,身為配角,得到神功卻不苦練,後來結局淒慘

金庸筆下有一傻瓜,身為配角,得到神功卻不苦練,後來結局淒慘
2021/09/21
2021/09/21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不可否認,絕大多數的武俠故事都難免給人一種小家子氣的感覺,倒不是說作者文筆如何,而是因為武俠故事大部分的劇情都圍繞主角展開,而大致的劇情總是主角毫不費力地練成各種神功,經歷各種險境卻能絕境逢生,最後再抱得美人歸,來個大團圓的結局,是的,書中的種種情節都是圍繞主角展開,以至于那些配角的遭遇可以用「毫無人權」來形容。

和主角不同,身為配角的那些角色若是想要練成某種神功,動輒花費十幾年或數十年,或者壓根就是一句「資質不夠,無法修煉」,這就是配角該有的命,然而金庸雖說不上是對主角、配角一碗水端平,卻也是讓自己筆下的一些配角有亮眼表現的,比如有個配角就被金庸賦予了一身神功,可惜那人卻不苦練,最終落得淒慘結局。

一、習得神功的配角

金庸在《天龍八部》一書中可謂將「主角光環」四字展現到了極致,這一點從段譽和虛竹兩位主角身上就能看出。

段譽身為大理世子,出身就羨煞旁人,口裡說著「不愛習武」,卻是跌落山崖都沒摔死,反而得到逍遙派的北冥神功和淩波微步,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憑那北冥神功吸來十幾位高手的內力之後,他又于天龍寺將六脈神劍學去,儘管他無法熟練駕馭三門神功,卻也是一流高手水準。

儘管從出身來看,虛竹遠不及段譽,但在提升武藝這方面,他可絲毫不遜色于義弟段譽。

(虛竹劇照)

他先是在段延慶的指點下破了珍瓏棋局,得到無崖子傳授的七十年功力,而後又偶遇天山童姥,于那冰窖之中吸走天山童姥與李秋水二人的內力,再加上逍遙派的各路神功,他在世間已是難逢敵手。

而書中除了段譽和虛竹兩位經歷了從「三流高手」到「頂尖高手」的蛻變之外,還有一個配角也有類似經歷,那人便是聚賢莊的公子爺游坦之。

通讀全文不難發現,雖說讀者認可的主角只有蕭峰、段譽、虛竹,但書中有不少情節也是借遊坦之的視角來呈現的,可以說他雖不是主角,卻也得到了近乎主角的待遇,比如在武功成長方面,遊坦之就絲毫不弱于三位主角。

二、遊坦之的蛻變

遊坦之可以說是低配版的段譽,他是聚賢莊的公子爺,自幼對習武不感興趣,胸無大志,若非當年蕭峰血戰聚賢莊,遊坦之這輩子可能就這麼無憂無慮的當著他的公子爺了。

可以說游坦之初登場的時候壓根就與「武林高手」這個身份不沾邊,而當那冰蠶與《神足經》發生奇妙的碰撞之後,遊坦之瞬間從一個不入流的高手成為頂尖高手。

(蕭峰劇照)

在少室山大戰之時,他化身新一代丐幫幫主,前去找蕭峰尋仇,兩人交手的過程中,他掌中的寒氣就連蕭峰也有些招架不住。

原著道:「 原來蕭峰少了慕容複一個強敵,和遊坦之單打獨鬥,立時便大占上風,只是和他硬拚數掌,每一次雙掌相接,都不禁打個冷戰,但感寒氣襲體,說不出的難受,當即呼呼猛擊數掌,趁遊坦之舉掌全力相迎之際,倏地右腿橫掃。

儘管後來遊坦之是輸給了蕭峰,但此役遊坦之是「雖敗猶榮」,要知道蕭峰可是戰神般的存在,從沒輸過誰,遊坦之短短時間內就將武功提升到這般境界,已是不易。

事實上游坦之原本還可以更強,你看原著中是如何描述他的習武態度的。

(遊坦之劇照)

原著道:「至于以隱形草液所書繪的瑜伽《神足經》,則為天竺古修士所書,後來天竺高僧見到該書,圖字既隱,便以為是白紙書本,輾轉帶到中土,在其上以梵文抄錄達摩祖師所創的《易筋經》,卻無人知道為一書兩經。 這時游坦之無心習功,只依照《神足經》上圖形呼召體內的冰蠶來去出沒,而求好玩嬉戲,不知不覺間功力日進。

他不過是隨便學學而已,壓根談不上是「苦練」,若他真下定決心習武,只怕武功水準超過三位主角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三、淒慘的結局

遊坦之他雖遭遇了不幸,從富家公子淪為一個鐵面醜怪,背負著血海深仇,但他的心思卻不全在復仇上,反而只顧及兒女私情,只想追求那狠毒的阿紫。

(阿紫劇照)

在荒廢了習武的同時,他還把自己的眼睛給了阿紫,到了末尾,阿紫帶著蕭峰離去,他仍不死心,硬是追著一同跳崖,怕是屍骨無存。

遊坦之這人身為配角,卻有近乎主角的經歷,可惜他始終是個不成器的富家公子,得了神功也不苦練,落得淒慘結局也是合情合理的。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天空之城,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