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能夠和小僧打成平手的,世上沒有幾人:鳩摩智在天龍八部中的戰績

能夠和小僧打成平手的,世上沒有幾人:鳩摩智在天龍八部中的戰績
2021/09/13
2021/09/13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鳩摩智與蕭峰、蕭遠山、慕容博被天龍迷稱作天龍四絕,其實就戰績而言,鳩摩智這四人中最好的一個,說他是反派吧,他卻是金庸小說中唯一一個沒有殺過人的絕頂高手反派,說他是好人,又頗為虛偽,身為出家人卻想將段譽燒了祭給慕容博。在97版天龍中,鳩摩智有一句名言「能夠和小僧打成平手的,世上沒有幾人」。這句話放到原著中確實不虛,本文就來介紹一下鳩摩智的戰績。

鳩摩智

天龍寺之戰

正式出場前:在鳩摩智正式出場前,書中介紹他在吐蕃掃蕩黑教,威震西陲,得到密教寧瑪派上師授以「火焰刀」神功。

VS枯榮+五本:為了挑戰天龍寺,鳩摩智籌備多年,可謂知己知彼,而天龍寺諸位大師卻對鳩摩智一無所知,未戰已經輸了三成,天龍寺出戰的對象是枯榮、本因、本相、本觀、本參和保定帝段正明。

鳩摩智鳩摩智開戰前點了六柱香,然後雙方的刀勁與劍氣擊出時就會帶動香的煙霧,鳩摩智此舉的意思是由于雙方都是用的無形刀劍,因為看不見,一個不慎就可能導致嚴重死傷,因此通過香的煙霧將無形化為有形,前後一共打了兩場。

第一場中主要是五本與鳩摩智對戰,枯榮只在最後關頭動手,但卻對鳩摩智一直起到威懾作用。戰鬥開始先是本參與本相圍攻鳩摩智,鳩摩智卻毫不見怯,甚至有意不用全力,只為了多看下二人的劍法,三人打了十多招後,本因心想我們的六脈初學乍練,還是儘早全部都出手的好,萬一被鳩摩智看破破綻就不妙了,于是叫上了本相與段正明,五人一同出手。

五人合攻鳩摩智,鳩摩智只守不攻了一陣子,在察覺到五人劍法已經用盡後,火焰刀威力大盛,直接將五人劍氣逼了回去。不過鳩摩智始終留意著枯榮,所以是五道碧煙飛舞進攻,一道卻牢牢地穩住防范枯榮,這樣做內力消耗很大,于是鳩摩智的第六道碧煙還是一寸寸的襲向枯榮。哪知道枯榮突然雙劍齊出,他雙手的拇指各使了一道少商劍,這麼一來鳩摩智出其不意,他以為枯榮會有一道淩厲的少商劍襲擊,哪知道枯榮卻出動了兩劍,于是鳩摩智身上中劍受傷。

鳩摩智對戰五本

然而枯榮這一擊卻也啟發了鳩摩智,于是鳩摩智表示第一陣我雖然輸了,第二陣卻有了取勝之法,鳩摩智同時發出了十二道掌力,這十二道掌力不在于傷人,畢竟鳩摩智內力再強,每道十二分之一的襲擊過去也強不了,這十二道掌力每兩道都是以左右兩個方向攻擊五本一枯中的一人,枯榮仍然是以兩道少商劍擋開,然而五本卻做不到,只能丟下六脈神劍改用掌力接下。

鳩摩智打完之後不再進擊,只是說了句得罪,而天龍寺眾人卻都已經明白了,鳩摩智一掌可以生出多股勁力,此前枯榮的出其不意再來一次是不管用了,而我們五個面對多股勁力襲擊,因為六脈練得不到家,不得不改用掌法,就六脈神劍的比拼而言,這已經是輸了。

五本明白這事兒,枯榮自然更明白,于是枯榮突然發出四道黑煙,隨後黑煙分為十六道襲擊鳩摩智,鳩摩智心頭奇怪,這種打法根本不能持久,而且分成十六道更是強弩之末,有什麼用處?

鳩摩智火焰刀一擊打散了黑煙,哪知道枯榮的黑煙完全是掩蓋,掩蓋枯榮燒毀六脈神劍劍譜的舉動!因為枯榮也知道這一陣已經輸了,六脈神劍守不住了,于是就暗運內功燒著了六脈神劍劍譜,黑煙就是來自劍譜燃燒的煙霧。

枯榮燒毀劍譜

突襲段正明:在這場大戰中,鳩摩智識破了出家為本塵的段正明身份,在離開前,鳩摩智突然間伸手扣住了段正明右手腕脈,段正明急運內力衝撞穴道,于霎息間連沖了七次,始終無法掙脫。

鳩摩智突襲段正明

VS段譽:段譽見伯父被擒,急忙拉扯了段正明的手腕,段譽的北冥神功令段正明和鳩摩智的內力外泄,鳩摩智當即凝氣運力,與之相抗,段正明借機擺脫了鳩摩智的束縛。

鳩摩智連使四招火焰刀向段譽襲來,段正明和本參雙指齊出,將火焰刀接了下來,但在鳩摩智極強內勁的陡然衝擊之下,兩人身形都是一晃,本相更是口吐鮮血。

段譽大怒之下使出了六脈神劍,鳩摩智急忙用火焰刀相抗衡,但段譽六脈神劍處于時靈時不靈階段,鳩摩智認為段譽虛張聲勢,準備顯一顯威風,他左掌以內勁封住了段正明、本參、本因的救援,右掌使出「白虹貫日」,要將段譽手臂斬下,危機時刻,六脈神劍又生效了,霎時間劍氣縱橫、刀勁飛舞。鳩摩智見不是六脈神劍對手,改換戰術,揮拳向段譽打去,同時右掌抓住段譽胸口的「神封穴」,又伸指又點他「極泉」、「大椎」、「京門」數處大穴。

六脈神劍VS火焰刀

天龍寺之戰是天龍八部中的經典一戰,這一戰在不少人心中也關乎到蕭峰與鳩摩智的高下,畢竟蕭峰曾經坦言若有五六個段延慶這樣的高手同時攻他,他就不是敵手,甚至要丟了性命,因為出現了蕭峰可能不及鳩摩智的情況,鳩摩智此戰的含金量也被不少人所質疑,其實書中在鳩摩智抓了段正明後有一段描寫:

他這「火焰刀」的掌力無堅不摧,保定帝脈門受扣,已成聽由宰割之勢,無可抗拒。天龍眾僧若合力進攻,一來投鼠忌器,二來也無取勝把握。本因等兀自猶豫,保定帝是大理國一國之主,如何能讓敵人挾持而去?

一來投鼠忌器,二來也無取勝把握,也就是撕破臉皮後,剩餘的四本一枯也仍然沒有取勝的把握。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