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謀深算、慈悲為懷:笑傲江湖中方證大師的戰績

老謀深算、慈悲為懷:笑傲江湖中方證大師的戰績
2021/09/13
2021/09/13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天空之城團隊

 

方證大師算是金庸寫得有一定矛盾的角色,笑傲江湖一書的大背景本質上正魔雙方都不是什麼好貨色,雙方有的僅僅是立場之爭,方證大師作為少林寺的方丈,正道的魁首,金庸在後記中是明確說自己在寫方證等人時是照著政治人物寫的。然而與政治人物身份相悖的是,金庸本人信佛,就不好把代表著正道魁首的佛門大高手寫得太陰暗,于是老謀深算與慈悲為懷兩個帶著一定矛盾的屬性,就在方證大師身上出現了。

本文就來匯總一下方證大師的戰績。

方證大師

傳書震令狐沖:令狐沖因為異種真氣發作,性命垂危,被任盈盈背到了少林寺,方生大師不斷地傳送內力給令狐沖,兩個多月後,令狐沖真氣暫時穩定,方生知道自己的內力畢竟不能拯救令狐沖,于是帶他去見師兄方證大師,請求方證傳授易筋經給他。

方證陳述了易筋經的來歷和威力,並說令狐沖與易筋經有緣,只要他拜自己為師,就願意傳授易筋經給他,令狐沖雖然想要答應,但是想著自己是華山派弟子不好改投他派,方證說這件事已經不是阻礙,于是手輕輕一送,將一封薄薄的書信傳了過去,令狐沖接住後只覺得全身一震,大感駭異,只覺得方證大師果然內功深不可測。

要知道此時令狐沖已經身居桃穀六仙、不戒大師、方生大師八位高手的內力,雖然源于外人不會應用,但真氣有自動護體的能力,像一流高手如岳不群、樂厚的拳腳甚至不能破防令狐沖,但卻被方證大師小小的一封信搞得全身一震,而方證此處顯然不想傷害令狐沖,只是無意間的運功罷了,更加顯得方證內功深不可測。

令狐沖與方證、方生

大戰任我行:任我行與方證的一戰,也是笑傲江湖的經典戰鬥,這一戰分析者甚多,這裡說下自己的觀點,首先是方證是否放水的問題,個人認為是沒有的。

這一戰雙方雖然比較平和,都沒有下殺手,屬于切磋性質(這點在任我行對戰左冷禪時形成了對比),但是方證本人是沒有放水的理由的,很多人覺得方證放水是希望通過放走任我行讓魔教內訌,從而削弱魔教的實力,但是這就忽略了一點,放走任我行會帶來很大的不穩定性,任我行奪權成功,他可能膨脹而進軍正派,任我行失敗,憤怒的東方不敗可能找放水的正派發洩怒火。

要知道,在任我行重新奪權之前,魔教跟正派關係是較為平和的,方生對戰任盈盈前曾說少林跟日月教一向無瓜葛,自己昔年跟東方不敗還有過一面之緣,這裡關係較為平和的原因可能在于任我行再度奪權前性格遠沒有那麼自大,同時教內有東方不敗這麼一股虎視眈眈的威脅在內,他也不好對外擴張,而到了東方不敗掌權,他因為自宮性情大變,對權位不再感興趣了,所以少林跟魔教就沒多少衝突。

而放走任我行,是要冒著兩方開戰的威脅,所謂方證放水的理由太過無力。

任我行說完了方證放水的問題,我們來說這一戰,當時任我行號稱要殺了餘滄海再跟方證較量,方證心想此人出手如電,別真讓他把餘滄海殺了,于是搶先出手,使出了少林寺的千手如來法,這掌法以一化二,以二化四,以四化八,任我行心知若不阻止,緊接著就會八化十六,十六化三十二,更強大的是方證大師的功力太過深厚,掌法如此繁複,功力卻不見分散,于是任我行呼的一掌打了過去。

雙方較量掌法,二人掌法不分伯仲,在令狐沖看來他們兩人旗鼓相當、功力悉敵,與方證繁雜如此的千手如來法相對,任我行的掌法卻是一門單純質樸、大巧似拙的功夫,二人掌法都是當世最高深的功夫,旁觀的左冷禪和向問天分別對二人自愧不如。

在這種實力極其接近的情況下,兩人交手誰一時占上風都不奇怪,任我行曾一度把方證打得連退三步,但方證隨即又扳回劣勢。

任我行大戰方證在二人相鬥一段時間後,方證大師的易筋經威力逐步顯現出來,任我行一開始見方證大師動作變慢,以為是對方老了,武功雖高體力畢竟是不及自己,哪知道,緊接著內力運轉不順,這時任我行意識到,自己已經受到方證大師的易筋經內功干擾,掌力雖未相交已然如此,後面對付深厚內功發出,自己會落下風,但對方掌力已經到了,于是任我行不得不跟方證對戰,暗中使出吸星大法,對掌後雙方都退了一步。

方證大師的內力凝聚度太高,任我行雖然用了吸星大卻不能吸取他的內力,接著方證大師又一掌打了過來,這掌接下,任我行徹底落了下風。

方證迎擊吸星大法哪知此時任我行急中生智,用自己性命來了個大賭注,他一個偷襲擒住了餘滄海,將後身要害全部讓給了方證大師,方證大師本來是用攻敵之不得不救攻擊任我行的後腦,這一掌不需要打實,僅僅掌風就能碎了任我行的腦殼,任我行卻在賭方證慈悲為懷,不會除掉自己,對致命攻擊不閃不避。果然方證大師收了力,但因為收力過于倉促,胸腹內力出現不濟,為任我行所乘,點倒在地。

懸空寺之戰:令狐沖繼任恒山派掌門的當日,方證大師和沖虛道人一同上山祝賀,名為祝賀,實際上是勸說令狐沖在未來並派的戰鬥中擊敗左冷禪,繼任五嶽派掌門一職,同時也講了葵花寶典、辟邪劍法、十長老攻山的那些舊事。哪知道三人講得聽得出神,卻被賈布、上官雲所乘,他們帶著八十名日月教的好手以強弓硬弩和十七八支裝滿劇毒毒水的水龍指住了三人。以三人武功,弩箭自然不放在眼裡,然而這近二十支劇毒的水龍,只要有一星半點的毒水沾身就有性命之憂,懸空寺的地形又狹窄,完全無法閃避。令狐沖一度想過舍去性命,拿自身當肉盾,給方證、沖虛爭取一線生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